frienkie的记事本

其实就是个记事本

0%

The End of NHK

(泷本龙彦写于2016年)(译自英文版)

十多年前,我写了一篇小说《欢迎加入NHK! 》对我这个作者来说,这就像一本被诅咒的小说,直到最近我还在被这种诅咒折磨着。

自从我写完之后,我就一直被一种失败感折磨着。

有很多原因导致我被我自己拼尽全力写的小说所折磨着。

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我这个作者背叛了这个故事,没有写出自己真正想写的东西。

我被困在这种失败和挫折感中很多年了。

在《NHK》第九章中,我意识到主角承受着我自己的孤独。 这是一种非常宝贵的意识。 在那之前,主角从来没有深入过自己的内心世界。在那一瞬间,他爬上了自己心中的这堵墙,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孤独。然而,在下一章中,又进入了新的故事情节,仿佛孤独这件事已经被完全遗忘。

问题就在于,我设计了一个陌生人来窥探主人公的孤独:我指的就是岬。这是一种对自己的孤独的逃避。因此,我这样避开直接描写孤独的方式其实也是作者的逃避行为。

我使用了“奔跑”这种方法来结束这个故事,把自己托付给那一瞬间的感觉。

“奔跑法 “是一种写作技巧,它利用营造的紧迫感,让人物 “跑 “起来,进入高潮部分。

在最后一章中,主人公通过奔跑、争执和一些戏剧性的动作实现了情感的宣泄。 故事也就结束了。

但是,孤独的问题仍然没有解决,因为我根本就没有写该怎么解决。

因为在那个时候,我还没有能力去写孤独的问题。 即使是现在,我也不确定自己是否有能力。 因此,我认为我那时以这样结局可能是最好的。

活着或是去死,以及佐藤和岬最后仍然是普通的关系这一点,是非常现实的。

但我其实从未想过要写一个现实的故事。 我想写一个有趣的、令人鼓舞的、有梦想和希望的故事。

如果我更努力一些的话,是否能写出这样的小说呢?

可能还是不行。

即使到现在,我也止不住这样想。

这个问题依然让我苦恼。

但是,我最近发现,我可以在这个三维世界中做到某些我在小说中无法做到的事情。

换句话说,在NHK故事的最后,我对佐藤有一些建议。

第一条建议是冥想。 通过冥想,他可以治愈自己,获得支撑自己的世界的压力的力量。

第二条建议是停止手淫。

第三条建议是采取直接行动来填补他的不足。 如果孤独是个问题,就采取行动,让自己变得不那么孤独。

但是,什么是不孤独的状态,也就是说,什么是被满足的状态? 它不是一种心理状态吗?

是的,这就是一种心理状态。

如果我们获得能创造一种满足自己心境的能力,那么佐藤的问题就会完全解决。

但这可能不是仅仅通过冥想就能实现的。

冥想必须辅以一些直接的行动来填补孤独,比如说搭讪等等。

但是在那种情况下,他不可能突然就能与人交谈,所以他需要从练习在外面昂起头走路开始。 佐藤可能需要四或五年的预备性练习,才能在街上与陌生人交谈。

但是,通过做一些让你能感觉到自己在进步的事情,比如每天到外面去散步,或者抬头走路,你就能获得自信。那是一种独特的自信。怀有自己能够改变的信心,这才是最重要的信心。

根据不同的情况,有不同的事情可以做,但如何去做其实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在任何情况下,对于NHK的主人公来说,都有一条通往让自己得到满足的道路。更重要的是,要相信这条路确实存在。

然而,我可能需要再写5卷才能写出佐藤获得信心的故事。 在那个时候,我不可能写得出来。

不过,在一个故事中,不一定所有的事情都要指向好的方面。

一直走着就行,走偏了也没关系。

就像生活一样。

这就是为什么这个故事以这样的方式结束可能是一件好事。

说不定这是最好的结束方式。 这是一个现实的结局,但又为未来留下了希望。

在我一直以来的作品中,有一件事是我非常想说出来的,是我想写却写不出来的,那就是如果一个人落入了 “欢迎加入NHK”这样的境地,那么他将会感到非常孤独。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也是有办法的。

总有一个出路,一个通往完美的幸福结局的途径。

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要在这里写这篇文章。

我想要告诉各位的是,佐藤、岬、山崎和前辈都在他们的圆满结局里找到了幸福。 我相信他们已经获得了幸福。 迎接他们的是,一个新的世界。

我想写的并不是人类的软弱,而是无论他们多么弱小和绝望,无论他们因为被困在心灵的迷宫里而变得多么软弱,他们总能找到出来的路,重新获得自我。 这就是我想写的东西。

我在写《欢迎加入NHK》里没有表达的信念,我现在可以写出来了。

现在,NHK终于完结了。


日文原文:https://pol.tokyo/2016/03/02/the-end-of-n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