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kie的记事本

其实就是个记事本

0%

凑热闹来简单评价一下《小春在异世界...》

最近看完了这本各方面来说在轻小说界都小有名气的小说。简单说一下我的感想。
从各方面来说女权主义和反爽文特征都非常鲜明,甚至我怀疑作者最初的灵感来源就是为了恶心一下我们这些看着本子里面女性的高潮脸高潮的死宅。仿佛在告诉你,积极融入另一个世界,为了生存努力地活在当下的女性比你们这些只会看着异世界爽文自嗨的,把异世界擅自当作更为美好的世界,稍微遇到不符合自己心意的事情就只会耍脾气的男巨婴不知道要高到哪里去了。

尽心的服务精神与背地里毫不留情面的吐槽的反差确实让人感觉很爽。
作者在前半部分绝对没有完全想好后半部分怎么写,另外文笔相比科班出身的轻小说家确实有差别。正常,毕竟原本是web文。
设定上有一些小bug。最主要的bug是千叶最开始一边喜欢小春,有所谓的处男思维,没有特殊性癖又放任她在妓院工作实在是说不过去。
在日本男权社会,以这种角度切入女权主义无疑是有积极作用的。
全书的核心女性视角非常的微妙,或者说是别扭。我看过许多女性视角的作品,能把我看的这么别扭的还是第一个。这种特种工作本质上是吃青春饭的,况且还有各种虐待行为,处处体现出一种草菅女人命的感觉,我想正常人,不管她是不是讨好型人格,有了能力之后还愿意卖身真的难以理解,哪怕卖艺不卖身都说得过去。很难把它看作女性向爽文,我觉得更像是面对男性向的自虐文。
大致上就是这样,说实话有点失望。

当遇到自己无法理解的事情的时候,最好的方法就是集思广益。
tazi先生的解释是,这是一种Psychoanalytic Feminism(精神分析女权主义)的思路,同时可以参考Feminist Perspectives on the Body(女权主义对于身体差异的观点)。
于是我用我英语四级的水平读了SEP(斯坦福哲学百科全书)里面的论文,然后感叹果然自己的英语水平是有极限的。
不过,我觉得所谓的女权应该是更唯心主义的东西,通过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法来探究女性的思维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我想无论是小说还是轻小说,要么是为了抒发感情,要么是为了大卖赚钱,要么两者皆有。这本小说也可以算作近年来轻小说硬核化的成果之一。虽然不能说这样写轻小说不好,但是总感觉是为了打破什么或者为了抨击什么而去写作,反而没有了在2000年轻小说刚刚诞生的时候,想写什么就写的自由感。
(另外,轻国对于这本小说,包括对于它的讨论采取高等级限制,实在是让人有点不爽)